Mark Collier从一开始就参与了OpenStack,首先是在Rackspace与NASA合作,随后成为OpenStack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他目前兼任首席运营官。

笔者有机会和Mark谈话,听取更多关于OpenStack持续发展的看法:从开发的角度,到可以做的事情,以及如何使用它。以下是访谈录。

 

Q:下一个版本和其他版本你认为有什么亮点?

A:一个关注点是零停机升级。升级多年以来一直是一件痛苦的事,现在我们已经让它好很多了——大部分的服务可以升级而不会中断工作负载。随着使用更复杂的实时升级方法,我们可以开始进行零停机升级,例如,API服务一秒钟也不会停止。在后面几个项目中,有一些有趣的构建和实施细节正在进行。尽可能无痛的升级必然带来好处。用户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跟上OpenStack的发布时间表、发布速度和创新。一旦升级顺利,每一个新版本会只带来好处而没有痛苦。

另一个关注点是容器。因此,你看到越来越多的部署和管理OpenStack的实现是将OpenStack服务放在容器中。Kolla项目,甚至在之前还有一些发行版有自己的方法来容器化OpenStack。这些都在可管理性方面提供了好处。

在Ocata版本中,涉及容器的项目,如Kolla和Kuryr,是发展最快的领域。Kuryr是原生容器网络技术和Netron之间的桥梁。我们认为OpenStack作为裸机、虚拟机和容器的一体化平台,其魔力来自于网络。如果你有一个复杂的工作负载,由于不同的原因(性能、安全性、隔离,等其中某些进程在裸机上, 某些在VM上,并且容器也混了进来,要在一个普通的网络上这样运行,Kuryr发挥了重要的作用。Kuryr能实现的还不止这些。峰会第二天我们演示了带有Spark和其他大型数据服务的大数据工作负载如何运行在结合了裸机、虚拟机和容器的OpenStack环境中。

 

Q:OpenStack背后的开源社区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壮大?你看到社区进步的方式有什么大的惊喜吗?

A:回头看它是如何成长是疯狂的。早期参与的人都在那里,因为他们认同这个观念。我们已经有一个Nova的松散原型,还有一些Swift代码运行良好,但是关于今天软件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所知道的并没有比七年前多多少。人们相信,不同的公司把资源整合在一起,并帮助创建一个标准和开放的基础设施。对这一想法感到兴奋的人们也参与进来。

开花结果是需要时间的,现在OpenStack有一些大的用户。如果回想三、四年前,沃尔玛和eBay用行OpenStack是令人兴奋的,现在更多的企业想这么做。过去一年中,软件进步很大。这真的是因为用户是贡献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需求反馈的重要来源。我们认为,明确运营商所需要的比学术探讨更有利于发展。运营商运行OpenStack,告诉我们哪些地方需要改进。更多的运营商参与讨论,更多的基金会和峰会赞助商出现,以及更多的来自用户的贡献者帮助开发——这是一个有趣的转变。

我们仍然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大型公司和初创公司生态系统,它们投资OpenStack并撰写了大量的代码。这个生态系统变得非常多样化。就像投资组合要多样化一样,OpenStack可能比任何其他开源项目对系统冲击更具有弹性——如果一家公司决定不再雇用开发人员,有其他很多公司雇用开发人员(去年有3500名开发人员为OpenStack做出了贡献)。

这是确保OpenStack中的每个项目都有多个相关公司的收益之一。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骄傲,技术委员会将这一点明确列为准则的一部分。在我们看来,不让一家公司统治某一个项目的承诺是健康的,用户也喜欢这样。

每个用户都在与生态系统中的公司合作。他们说“我们一定要这样做”。他们喜欢选择,他们认同这样的事实:如果他们更换供应商,产品和服务仍然以来自世界各地和许多不同公司的人们所贡献的基本代码为基础。令人兴奋的是,社区对于在任何行业中发生的不可避免的变化和整合,都具有弹性。

 

Q:如果你想让一个刚毕业的年轻的开发人员对OpenStack感兴趣,你会告诉他们什么?为什么OpenStack仍然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技术领域呢?

A:对我来说,我总是试着退后一步,看看关于在技术或整个市场上所发生的宏观图景。令人兴奋的是,对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增长。因此,随着廉价传感器的普及,我们可以捕获比以往更多的数据,而随着数据量的增长,如何处理、存储和移动数据实际上还处于起步阶段。

我认为边缘计算是这一过程中有趣的方向之一。例如,我们听到了一些来自剑桥的研究人员在上一次峰会上所讲Square Kilometer Array。这是一个每天都会产生令人难以想象的大量数据的系统——数据量大到全球都没有足够多的硬盘去存储每天要捕获的数据。他们必须通过算法和边缘计算,从噪声中滤除信号,有时必须丢弃一些信号,只有因为没有足够的原始存储容量,并且无法将所有信号物理上迁移到一些中心化的云里。

 

所以我认为,由于需要管理五千万台服务器的巨大需求,架构演变会有序进行。这不可能手工实现,而必须高度自动化。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精彩的阶段,因为物理和经济之间的平衡,这么多的数据只是存在于边缘,不能物理移动到中心。这会导致架构以及人们思考和操作系统方式的变化,也会带来基础设施领域的令人兴奋的时光。

 

 

 

编译:Jonathan Zhang

作者:Jason Baker

来源: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17/5/openstack-interview-mark-collier

投稿邮箱:openstackcn@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