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Collier从一开始就参与了OpenStack,首先是在Rackspace与NASA合作,随后成为OpenStack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他目前兼任首席运营官。

笔者有机会和Mark谈话,听取更多关于OpenStack持续发展的看法:从开发的角度,到可以做的事情,以及如何使用它。以下是访谈录。

Q:围绕云的话题似乎已经不再主要围绕IaaS,而是更加广泛:容器、编排和管理工具,以及其他一些主题。OpenStack和基金会如何改变来满足这些需求?

A:在波士顿峰会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正是适应这种变化。我们首次引入了开源日。之前我们做了类似的推广工作来试图汇集相关的开源项目,但这次我们更加聚焦。活动期间,我们把许多不同的社区聚集在一起,如Kubernetes和CloudFoundry等。这反映了人们想要汇集多种技术的事实。通常,开源是主要的方法:在云中发生的任何有趣的事情,都对应着一个开源项目。

 

我之前已经谈过“云的LAMP堆栈”的概念。例如,我们看到人们开始将Kubernetes与OpenStack结合在一起,还有很多其他相关技术。我认为这两者的结合真的很强大。

 

人们想搞清楚“是OpenStack在Kubernetes之上,还是Kubernetes在OpenStack之上?”事实是,在分布式系统中,把什么都视为垂直堆栈的思维是很受限制的。事实证明,技术并行,或者交互,比简单堆栈要复杂得多。有时,这是最难解释的事情之一:到底谁在谁之上,或者这些不同的系统如何“交谈”。

我们看到很多人以新的和有趣的方式将多种工具结合在一起,这在峰会中有所体现——为每个社区提供足够的时间,以及举办很多对话和讨论我们发现,大多数人把Kubernetes运行在OpenStack之上。这两种技术一起发展,更多地把参与上游项目的开发人员聚集起来,就能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服务。

在OpenStack的早期阶段,我们试图简化“它是做什么的”的解释。7年前,人们开始涌向云。现在,云充满活力,IaaS备受关注。事实上,没有其他相关的技术,就没有OpenStack云。我们已经开始谈论更多的把OpenStack作为整合引擎——用户选择虚拟机管理程序,无论是KVM还是其他;同样,网络提供商和存储提供商都由用户来选择。

 

Q:项目开发团队今年早些时候在亚特兰大的PTG已经见面了,峰会有什么不同?峰会的作用如何变化?

A:我们作为一个社区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在峰会上(在峰会的同时举行设计峰会),上游开发人员飞几千公里参加活动,却不能与运营商和用户很好地沟通和交流。他们正在忙于规划实施细节,以便按时发布。把所有人聚到一起是有点讽刺的,因为太多事情一起发生,人们之间的沟通无法像我们想要的那么有效。时间压力太大,特别是对上游开发商来说,没有足够时间参与。

这次峰会的特色体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是直接用户与运营商沟通,以了解他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以及他们希望软件如何发展。其次是长期战略性的讨论,关于六个月周期的工作方式,设计峰会将在发布开始作时举办等。如果你考虑过我们如何改变现有模式,PTG已经可以实现这一功能。这是一个以开发人员为中心的活动,他们讨论如何在下一个版本中实现什么功能。这是以实现和细节为导向的。

此外,在主峰会中设立论坛。在波士顿峰会上,上游开发人员和运营商共处一室。所有的内容和讨论都是由两个社区一起决定。他们可以谈论想要OpenStack有哪些功能,开发周期要不要改为9个月——这样让他们有更多的关于长期发展的考虑。

开发人员仍将被期待和邀请来参加峰会,但他们将有更多的自由参加各种反馈会议,并主持会议,出席后续的会议式讨论议。这让他们真正有机会看得更远,并与运营商和产品经理以及考虑OpenStack后续发展的人展开讨论。

 

Q:我参加的每个OpenStack峰会似乎都有一个大的话题。这次峰会的主题是什么?

A:Jonathan Bryce发表开幕致辞,他谈论OpenStack私有云如何成本低而功能多,特别是超大规模云。我们开始看到一些用户通过使用公有云和私有云进入混合云或多云世界。他们越来越疑惑应该在哪里放置哪些工作负载。在许多情况下,通过将某些战略性的、长期运行的工作负载迁移到私有云,可以节省大量成本。

OpenStack已经有很多有趣的用例,这些用例从来没有被预见过。例如在移动网络上为数百万用户路由电话,还有一些其他有趣的用例围绕边缘计算。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酷的主题,会很快在行业中崛起。OpenStack对于边缘计算这一概念来说有一个很好的定位,在这些巨型网络的边缘收集和处理这么多的数据并展开计算是很有意义的。包括Verizon在内的数个例子展现了这一点。

我在周二发表的演讲所讨论的主题是可组合的开放式基础架构,讨论OpenStack服务与OpenStack之外的其他的开源项目的各种组合。新兴趋势之一是人们选择特定的OpenStack服务来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不一定部署整套OpenStack。例如,如果他们想要块存储,他们可以只部署Cinder,这可能是Kubernetes编排的基础架构部分的后端。或者他们可能只想利用Ironic来管理裸机或利用Neutron来管理网络,并不一定需要整套OpenStack服务。

演示也多样化。例如Ironic演示和Cinder演示,以及一些与Kubernetes相关的数字来展示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编译:Jonathan Zhang

作者:Jason Baker

来源:https://opensource.com/article/17/5/openstack-interview-mark-collier

投稿邮箱:openstackcn@sina.cn